<dd id="u894l"></dd>
<th id="u894l"></th>
  • <rp id="u894l"><acronym id="u894l"><u id="u894l"></u></acronym></rp>

  • <dd id="u894l"><noscript id="u894l"></noscript></dd>
    推廣 熱搜: 百年品牌  涇渭茯茶  體育館  茶葉生產  城新  茶文  山東茶博會  三鶴  順德  山西省 

    這壺茶,推開了中國現代茶產業的第一扇大門

       2021-04-01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集團89890
    核心提示:一一方水土,孕育一方獨具特色的物產,當地人十分珍視,成為富庶的源頭和自信的底氣,當然也會成為當地人對來客們津津樂道的話頭。在湄潭,茶,就是這樣的物產。一進湄潭城,濃郁的茶味撲面而來。從杭瑞高速下道,一出湄潭站,迎面是一座青花蓋碗雕塑,茶水從蓋碗邊漫下來,茶城的味道便撲面而來。在小城里穿行,隨處可見茶的雕塑,或為茶壺,或為茶碗,或為茶盤,或為茶馬古道上結隊而行

    一方水土,孕育一方獨具特色的物產,當地人十分珍視,成為富庶的源頭和自信的底氣,當然也會成為當地人對來客們津津樂道的話頭。在湄潭,,就是這樣的物產。

    一進湄潭城,濃郁的茶味撲面而來。

    從杭瑞高速下道,一出湄潭站,迎面是一座青花蓋碗雕塑,茶水從蓋碗邊漫下來,茶城的味道便撲面而來。在小城里穿行,隨處可見茶的雕塑,或為茶壺,或為茶碗,或為茶盤,或為茶馬古道上結隊而行或依山歇息的背夫,或為山野樹下帶著茶童閑適地煮茶烹茗的廣袖學士,不一而足。居城中有一座小山,山頂上一只巨大的茶壺聳立云天。湄潭人熱情地告訴你,那就是“天下第一壺”,不是雕塑,是一座壺形的象形建筑,收錄進基尼斯紀錄里。大茶壺有十一層樓,建成為一座茶文化展館,名為“天壺茶道館”。茶城里的茶鋪里家家有茶臺,隨便拐進一家去,一杯香氣撲鼻的熱茶就會笑盈盈呈上來。在湄潭,不由得浸潤在濃郁的茶香里。

    湄潭縣城不大,卻十分干凈。湄江穿城而出,水流不急,碧綠清澈,給這座縣城增添了很多靈秀。城南處,湄江北岸是萬家燈火的熙熙縣城,南岸是起伏有致的一脈群山??亢訛程庁A⒁蛔?,名曰象山。山不在高,卻很有名。象山之名,不是因為仙人,而是因為茶葉。

    出得縣城來,沿著鄉村公路驅車而行,或繞茶山而過,或穿茶園而出。人至高處,放眼一望,滿目蒼翠,如浪如波,延綿不絕;林茶相間,又婉若天然國畫,水墨點染,濃淡自適。逢上采茶時節,茶園時隨處是采茶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頭戴草帽,身背茶簍,手指起落,如鳳起舞。而到了永興,數不盡的茶樹匯成了一行行茶壟,數不盡茶壟匯成了一座座茶山,數不盡的茶山匯成了廣袤無垠的翡翠世界。那一座座披著翠綠茶樹的山丘,婉如綠波碧浪凝固在那里。你為眼前的景致深深陶醉,湄潭人在一旁告訴你:這就是“中國茶海”,是全國最大的連片茶園。茶海中有“觀海樓”,登臨樓頂,極目四望,那遼闊與壯觀,確實震撼人心。

    一座座小小的青瓦白墻的農舍鑲嵌在茶園、山林、田野之間,那是這里的民居,湄潭二十多萬茶農就住在那里。陽光、樹林、綠地、田園,清新的空氣和遼闊的天空,在城市里生活久了,到了這樣的環境里,往往會“樂而忘返”,難怪有人冒出“走,到湄潭當農民去”的念想來。峰回路轉,又有一座大院子顯現出來,那一定是一座茶葉加工廠。主人笑著迎你進去,買不買茶無所謂,泡一壺茶,分享一杯,熱茶入口,香氣回旋,一股潤滑的暖流滾進肺腑,渾身通透極了。倘若客人對一張嫩綠的茶青是怎樣變成芳香茶葉的過程很感興趣,主人會熱忱的邀你到他的制茶車間去,熱情地給你介紹。而整個車間,一股濃郁的茶香急切地奔向你、包裹你、浸潤你。主人謙遜地告訴客人,我們這些都是小型茶葉加工廠,湄潭的綠色產品催生了“綠色食品工業園區”,規模大的茶葉企業都聚集在那里。

    在現代工業化的包圍中,傳統手工技藝被罩上了一層古樸而神秘的色彩。不過,湄潭的手工制茶的確有著與眾不同的奇妙之處。不同的師傅,總會炒制出不同香味和口感的茶葉來。在湄潭,想要零距離欣賞手工制茶,那就去鄉間的茶莊;不管哪一個茶莊,都有制茶師傅在那里用傳統手工技藝炒制新茶。一口锃亮锃锃的鐵鍋,鍋中的茶隨師傅的手起落,揉、壓、抓、撤,疏密緩急,宛若高手練功。欣賞完這“太極功夫”與生產技藝交融的舞蹈,便可品嘗新起鍋的漫妙茶香了。

    茶城之夜 林明 攝

    登上象山,可覽湄潭老城面貌。從象山北望,在象山腳下,湄江河畔,有一片低矮的舊式建筑,它們排在高聳的現代建筑群里,頗為醒目。在那群舊式建筑之間,還藏著一座明代的古典院落——萬壽宮。誰能想到,中國茶葉到了近代末期,在80年前那個硝煙彌漫的年代,竟然從湄潭拐了一個彎,從那里開啟了中國茶葉的新世紀!

    那時,在中國的版圖上,日寇侵華的戰火燒遍了大半個中國,曾經的江南富庶之地淪陷為一片瓦礫。發展西南農業,成為了抗戰重要的經濟發展要略。

    1939年4月,一位29歲的年輕人也風塵赴赴來到湄潭,登上象山,放眼北望,俯瞰山下的一馬平川。湄江自北面彎環而來,繞到山腳一扭頭,又向西而去。湄江兩岸,萬畝田疇,正舒展著濃郁的春色;與象山隔河相望的萬壽宮,從參天古樹的繁蔭里透出濃郁的千年古韻來。中國茶業的未來在他的腦海里翻騰,在眼前的大地上推演。這位年輕人就是受了國民政府農林部中央農業實驗所和中國茶葉總公司聯合派遣,帶隊來湄潭考察,為后來的中央試驗茶場選址的青年茶學家張天福。

    張天福率隊考察完后,回到陪都重慶,在“全國生產大會”上提交了一個提案:《發展西南五省茶葉》。張天福在提案里慷慨陳詞:“茶葉之于我國,為人民生計之所托,抑且為國家經濟之所系。數十年來,因受新興茶葉之競爭,益以生產方法之落后,經營之不善,致銷路日蹙……由獨霸世界茶葉市場,而屈居輸出之第四位,自神圣抗戰以來,奄奄待斃之中國茶葉出口貿易,更受之打擊……是有亟待于開發西南之富源,關于茶葉之發展改進,尤應迅以妥慎確定整個計劃,切實推行,以樹百年大計。”分析切中要害,言辭激奮,對在西南發展茶葉以振興中國茶業充滿信心,他認為:“將來之發展,不可限量”,并提出了切實可行的發展思路。這個提案得到決策者的認可,從“全國生產大會”收到的386件提案中脫穎而出,成為抗戰期間“戰時經濟”發展最高決策的一個重要項目。至此,一個國家計劃塵埃落定。

    然而,80年前的湄潭,名不見經傳,即便帶領浙大師生舉校從戰火中的杭州輾轉西遷到湄潭辦學七年之久的竺可楨校長的日記里,也只有“在重慶和貴陽之間,有一個叫湄潭的小縣城”這樣的印象。的確,那個年代的湄潭,城不過南、北二街,街不過二三里地,人不過三千而已。如此偏辟之地,怎么進入了張天福的視野呢?張天福尋址考察,所領命的要旨是“尋找一外最適宜之地”,創建堪當振興中國茶業大任的茶葉科研機構。他的足跡可是遍及四川、西康、云南、貴州四省的十多個地方,為何就偏偏青睞湄潭?湄潭的文史專家們引經據典考證了諸多史實,把這段歷史蒙著的那層神秘色彩緩緩褪去,湄潭種茶的歷史脈絡漸漸清晰起來。

    最早發現貴州茶市的,竟是一位武官。

    西漢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漢武帝劉徹派中郎將唐蒙從夜郎借兵攻打南越,唐蒙在夜郎市場上看到有茶葉交易,“夜郎茶市”便是從文獻資料中能找到的最早的茶葉交易場所。這個故事記載在《史記》里,這也是貴州產茶最早的文字記載。

    唐代陸羽在《茶經》里對當時全國各產茶區的茶葉品質作了評述,“黔中生思州、播州、費州、夷州……往往得之,其味極佳。”思州、播州、費州、夷州都在現在的貴州境內。夷州,又名義泉郡,就是現在的湄潭一帶。而湄潭早在隋代就稱義泉,這個地名一直沿用到上世紀80年代才改名為湄江鎮。

    到了明、清時期,湄潭產茶歷史在多部典籍中越來越清晰,“湄潭眉尖”為貢茶,就記述在清·康熙《貴州通志》里。

    原來,湄潭本是一方古老的茶區,歷經風雨飄搖,千年茶香聚而不散。據此,張天福駐足湄潭,把“將來之發展,不可限量”的中國茶業復興的起跑線劃在那里,我們也就不難理解了。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在飽受外敵侵略的苦難中,一群胸懷家國的青年肩負著國家計劃,從陪都重慶輾轉來到貴州湄潭,在艱苦的歲月里創建了第一個國家級茶葉科研機構——中央實驗茶場。這個茶葉科研機構的創辦人本應該是張天福,卻被福建省派人“搶”回福建去了,讓張天福與一個國家計劃擦肩而過。

    張天福去了福建,36歲的劉淦芝帶著一群年輕的茶學專家奔赴湄潭,實現他們胸中的科技救國之志。這位留美博士、中央農業實驗所技佐和他的同事們以萬壽宮為總部,在湄潭開辟了科技示范茶園,建立了昆蟲室、標本室、發酵室、烘干室、圖書室……劉淦芝、李聯標、徐國楨等40多位茶葉、昆蟲、農學頂尖級大師匯集在那里,創造了累累科研成果,成為中國茶葉科研、創新和規?;痉斗N植的發端——由此,推開了中國現代茶產業的第一扇大門。

    茶?!≈x富超 攝

    此消彼長,否極泰來,樸素的中國古代哲學思想在湄潭再一次被印證。

    說湄潭也出產“龍井茶”,咋一聽,實在有些牽強,頗有“傍名茶”之嫌??墒?,湄潭人說得有板有眼。

    杭州被譽為“中國茶都”,無可非議。清代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巡視,就到過西湖龍井村四次,還賦有《觀采茶作歌》《再游龍井作》等七首贊美龍井茶的詩作。歷代文人騷客游歷杭州者更是不記其數,而贊龍井茶的詩文亦不計其數。如若茶不好,豈能贏得那么多的贊譽?在帝王、官宦、名士、文人的推崇下,西湖龍井茶積淀了厚重的茶文化,成為茶中極品。西湖龍井茶譽滿天下,產量卻較少,強大的品牌效應和“一茶難求”的饑餓市場,使西湖龍井茶更顯珍貴。到了民國時期,杭州既是名茶產地,又是浙江、皖南、江西等地茶葉貿易的重要中轉站,那時的杭州,不僅出產龍井好茶,茶館眾多,飲茶之風盛行,茶葉交易非常繁盛。然而,這一切,都隨著“盧溝橋事變”而隨雨打風吹去。

    我曾多次造訪中國茶葉博物館。2018年,吳曉力館長特別介紹了茶博館新建的圖書室,里面的藏書全都與茶相關。在那里,我查找到很多杭州茶的文史資料。

    抗戰爆發后,1937年12月24日,日軍攻入杭州城,杭州淪陷。在杭州的國立浙江大學等教育、科研、金融機構被迫西遷內地,市民外逃,城市衰敗,農民遠避,農業凋零。很多茶場入不敷出,難以支撐,相繼倒閉。茶場倒閉,茶農逃難,導致了大片茶園荒蕪,茶葉產量不到戰前的十分之三,經營茶葉的各大茶號也相繼歇業。茶價爆跌,市場萎縮,茶園荒蕪,杭州茶產業幾近毀滅。

    在西部的小縣城湄潭,抗戰爆發后的茶葉生產卻是另一番景象。一面是隸屬國民政府農林部的中央農業實驗所湄潭實驗場如火如荼的茶葉科研場面,一面是西遷湄潭的國立浙江大學火熱的教學科研場面。浙江大學的教授中多有嗜茶之人,這些雅士,飲茶品位極高,西遷到了湄潭,言辭間也?;貞浧?ldquo;西湖龍井”茶來。1941年,中央茶場技佐李聯標、徐國楨和中國茶葉公司派駐中央茶場的技佐袁幕于在萬壽宮制作了10余斤“龍井”茶。消息傳出,浙江大學教授羅宗洛、蘇步青、王淦昌等人和湄潭名士紛紛到茶場參觀茶葉生產,品嘗“龍井”、“玉露”茶。中央茶場的油印的刊物《茶情》,本是為了指導生產而編輯的一個“生產快報”,甚為嚴謹,卻在其中專辟一欄,簡要記述人文軼事,其筆調卻十分活躍,讀來頗為有趣,那時中央茶場的生產盛況,可窺一斑。

    “浙大教授羅宗洛氏參觀制茶時對于‘龍井’垂涎三尺,結果由劉場長奉送數兩喜笑顏開。”

    “招待忙:自開始制茶以來,各界人士來場參觀者極眾。劉場長引領至各部參觀,參觀畢則以享以‘龍井’或‘玉露’,即得一瞥制茶情形,又得名茶潤喉,無怪乎參觀者之眾矣!”

    后來,劉淦芝場長通過中國茶葉公司從杭州請來西湖龍井茶制作師傅鄔錫得、郭順操二人,在中央試驗茶場以帶徒授藝方式傳授西湖龍井茶制作技藝。兩位師傅手把手帶出來了一批高徒,個個炒得一手好茶。有的在后來成了貴州茶學界的頂級專家,有的還擔任了貴州省茶葉科學研究所要職,也算惠及一方。

    中央茶場科技人員糅合了兩位杭州龍井茶制作師傅傳授的制作工藝 ,創制了具有名優綠茶品質的扁型綠茶“湄潭龍井”,一經上市,供不應求。劉淦芝在1941年研制綠茶“湄綠”之前,主持研制了紅茶“湄紅”,經評茶大師馮紹裘對比品評,可與祁紅、宜紅比美。這為湄潭后來躋身中國八大紅茶出口基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這一綠一紅的兩只茶葉,在湄潭人的手中不斷的提升進化,成為了當今貴州中大名茶中的兩只,一個是“湄潭翠芽”,一個是“遵義紅”。

    湄潭茶場 張馳 攝

    聊起茶,湄潭人十分興奮。引經據典講述歷史,不過是為今天的湄潭茶作一個精彩的伏筆。說到現在的湄潭茶,湄潭人的自豪溢于言表:“我們湄潭位于北緯北緯27°緯度帶上,盛產好茶”。北緯27°,印度大吉嶺,中國的貴州湄潭和湖南安化、福建武夷山、浙江新昌這些有名的茶區同處于這個緯度帶上,因此被稱為“世界黃金產茶帶”。是否如此,我沒有找到可靠的論述?!恫杞洝飞险f:“其地,上者生爛石,中者生櫟壤,下者生黃土。”湄潭,這個在云貴高原上頂著“小江南”美譽的地方,說是爛石之地,好像又說不過去。“低緯度、高海拔、多云霧”的氣候環境是最宜出產好茶的氣候環境,這個鉻上貴州特征的氣候環境,算是湄潭的一個硬性優勢。“爛石說”也罷,“緯度說”也罷,“氣候說”也罷,究竟有多少科學依據,自有科學家們研究論證。而湄潭茶在全國的歷次名優茶評比中前前后后獲得的50多項金獎,湄潭茶理化成份化驗報告上的指標,實實在在的告訴世人:湄潭出好茶!

    湄潭出產好茶,湄潭人把茶產業做到了極致。

    2020年,在“第十六屆中國茶業經濟年會”上,公布了兩個振奮人心的榜單,一個是“2020年中國茶業百強縣”榜單,排在榜首的,是湄潭;另一個是“十三五茶業發展十強縣”榜單,排在榜首的,也是湄潭。對湄潭而言,這是榮譽,更是認可。從1999年開始抓茶產業起,2011年湄潭縣初次登上“中國茶產業百強縣”排行榜,居第16位;2014年躍升至第二位,在第二位蟄伏5年之后,終于一躍榮登榜首。

    如果說,湄潭茶業是從3萬畝茶園起步的,這么大的落差,是不是讓人大為驚訝呢?

    湄潭這方土地,從來肥沃,不然,怎么能以“風光優美,物產豐富”贏得西遷中浙江大學的垂青?不然,第一個國家級茶葉科研機構怎么會落戶湄潭?不然,湄潭怎么頂得起“云貴小江南”這樣的美譽?然而,天賜的福祉也罷,地就的膏腴也罷,湄潭脫不去偏遠僻壤這個蟬蛻。地下沒有可資變為財富的礦產,只得依靠湄江兩岸那些沃腴的土地,春播秋收,以實倉廩。在現代社會,僅僅憑借肥沃的土地,傳統的耕作,遠不能實現一方老百姓康莊生活的愿景。美好的生活需要怎樣的不懈的奮斗?20年前,經過反復斟酌拿捏,湄潭人把幸福指數的增長托付在一片茶葉上。而那時,湄潭1864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里,只有3萬多畝茶園,距一個成熟的、有競爭力和牽引力的產業,還遠隔著千山萬水,還遠隔著艱辛跋涉。

    湄潭的山水涵養了一方旖旎的風光,如此秀美的景致竟然沒有融化掉湄潭人的骨質,湄潭人依然是高原的氣質,他們邁出的步伐,依然邁得那樣堅定,朝著他們心中的夢想,一路向前。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

    說起茶產業,湄潭人總會脫口而出:“我們的茶產業富民,不富縣。”他們說的“不富縣”,指的是茶產業對財政的貢獻沒有達到一個產業應該具備的貢獻率。

    這倒也是,歷朝歷代,大凡官方推動的產業,無不是為了增加稅賦起見。茶葉從藥用、食用演進到高雅的飲用,都是珍貴之物。當茶葉飛入尋常百姓家,成為天下達官貴人和黎民百姓日日所需的飲品后,又成為封建統治者緊緊攥在手中斂財的纜繩。尤其到了明朝,更是把茶葉作為官方專賣的特產,如若有人敢在民間貿易,必定抓捕問罪,其意圖不外乎要一滴不漏地征收茶稅。

    后來,從20世紀50年代起,自中央實驗茶場沿革而來的湄潭茶場成為了省級的國營茶場,秉承了興茶強國的精神血脈,像一只健碩而勇猛的頭羊,領著貴州茶業一路飛奔。湄潭茶場生產的紅茶在廣州出口市場十分走俏,紅極一時。隨著改革開放大門的開啟,人們從計劃經濟時代興奮地沖進了市場經濟時代。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不諳習水性者無不被嗆得頭昏眼花,暈頭轉向。“市場”這雙無形之手把茶葉生產、供給、營銷原有的鏈條扯斷,重新洗牌,國營湄潭茶場這頭計劃經濟時期的茶葉巨獸步伐零亂,奔跑的速度緩慢下來,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新的時代大潮涌來,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世紀之交,象所有向往美好生活的人們一樣,湄潭人要找一個經濟發展的突破口,去實現他們的愿景。在謀求發展的十字路口,雖然湄潭茶也有過輝煌的歷史,但畢竟已成過往。面對全縣3萬多畝茶園,湄潭的領導者們在抉擇之初,審慎嚴謹而又滿懷信心。從“后續產業”到“主要產業”,從“支柱產業”再到“特色產業”,一路輾轉走來,湄潭的領導者們早已知曉了茶產業“不富縣”,但依舊“不調頭”,還加大投入予以扶持。湄潭人始終抓住茶產業,換屆不換產業,換人不換思路,一年接著一年干,一屆接著一屆干,一干就是20余年,這又是什么力量使然?

    當縣外的考察團來到湄潭,當國外的考察團走進湄潭,當專家、學者們深入湄潭,來探究這個“中國新農村的樣板”是怎樣在云貴高原內陸山地突起的;當他們走進一幢幢小青瓦、白粉墻的新式黔北民居匯成的村寨里、院落里,看到村民們洋溢著幸福的笑臉,聽村民們講述脫貧致富的故事,就被他們親身經歷的情節無端地感染;當遠方的游客流連忘返,想成為那最宜人居地的主人,成為那一張張盈盈笑臉中的一員時,這個迷,好像能夠解開了。

    是啊,從3萬畝到10萬畝,從10萬畝到60萬畝,從全市第一到全省第一,從全省第一到全國第一,那一路的艱辛與疑惑、困難與堅守,那一路的風霜與冷雨、荊棘與泥濘,只有跋涉者心里最清楚,只有同路者才能心心相映,只有同心者才會感同身受。湄潭的新農村,被眾多媒體譽為“中國新農村建設的封面”“歐洲的農村”。對這樣的贊譽,一向矜持內斂的湄潭人也不謙讓,甚至,還帶著幾分自豪。

    終于,對湄潭人說起茶產業“富民不富縣”時他們臉上那堅定與無悔的神色,也就懂了。在湄潭好山好水出好茶的地理環境背后,在全國茶業百強縣魁首榮譽的背后,是湄潭老百姓的民生與幸福。

     
    標簽: 茶產業
    反對 0舉報 0 收藏 0 打賞 0評論 0
     
    更多>同類茶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茶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企業資質  |  改版說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客服熱線:400 6868 768 客服郵箱:zgchawang@126.com 客服QQ:371299011
     
    皇帝狠狠进入太子h
    <dd id="u894l"></dd>
    <th id="u894l"></th>
  • <rp id="u894l"><acronym id="u894l"><u id="u894l"></u></acronym></rp>

  • <dd id="u894l"><noscript id="u894l"></noscript></dd>